跳完了。

整場的表演包括我只有三個男的,一個男生顯然還是初學者,動作很生澀不確定。(謎之音:那你自己就學了很久嗎…?)
另一個則是隔壁班柺杖舞的陽光男孩,他的服裝很搶眼。
我上面勉強開了一個扣子,露出毫不性感的白色胸口略表誠意,而人家整件上衣就只有做一顆扣子而已……

老師特地來看,也特地為我兩個女伴鼓勵,說了「妳前面很僵啊,但這很正常,後面笑開了舞就跳開了」等等的分析,
我才想到我其實還是很緊張,因此沒空看我兩個女伴的動作。
之前在教室練習的時候,我都會偷瞄她們兩眼。

老闆娘說我「有做出要秀的感覺」,而且眼睛有對她放電,我轉到面向後台時的確有刻意望向她,因為舞台背面沒東西看很無聊。
林董說我眼睛時常上翻白眼,應可更專注些,可能是身體還不習慣隱形眼鏡吧。
被人這樣仔細檢視的感覺其實挺不錯啊。

老師很興奮的跟老闆娘說:「這可是她們兩個第一支舞呢!」
我覺得高興,當初死皮賴臉的拉著她們上表演,結果是對的。
心想:「我創造了一些價值了」。花錢事小,更重要的是花了時間來學,學完之後卻那樣不加抵抗的放掉,多可惜。

有個路過的女孩子在問,亞晶於是盡責的說著有開怎樣怎樣的課,適合怎樣怎樣的學,
但那女孩子只是執著的問著:「那穿著橘色舞衣的主持人,身上那條圍巾是妳們賣的嗎?」
事後我講給主持人小鬥子聽,她大笑:「那表示我今天衣服配得太成功了呀~」

跳完 sevi. ,老師又高興的跟老闆娘說:「她們很棒,課都還有一堂沒上,舞步記熟之外還生出劇情…」
主持人有說到「其實大家有沒有發現,她們有演出劇情喔………啊都沒人發現喔?」
被人這樣仔細檢視的感覺其實真的挺不錯啊!

看著老師的讚美,其實我心裡面都擔心著,那裡面可能大部分是安慰?
直到最後散場,有個大學舞蹈社團的可愛女生跟我打招呼,誇獎我跳得好,問我真的是初學者嗎?
我才真正的覺得高興起來。
一來她不是老師,應該不習慣於安慰人,二來我應該沒有美到讓人家為了來搭訕說假話。

因為高興過頭,忘記跟人家要電話或Email,小遺憾。
(啊但是真的要到了就表示人家可能真的覺得我有點帥而刻意的來搭訕,那表示其實不是舞跳得好啊那自尊心又會受傷,為什麼每件事情都存在著不完美跟矛盾?)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