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觀後感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天我這 1/4 議程看到最好的演講者是宗豪先生(連結),所有能上去講點東西的人都是寫程式的大大,不過「別讓聽講的人睡著」跟 programming 能力就是兩回事了。
宗豪是一個比較優秀的演講者,聽他的演講會有種在心中隨著音樂節奏喊「gogogo!」的感覺。


第二天最有印象的講者是,從 google跳槽到台達電的翟本喬先生。
事後想想,他演講內容的重點其實既不是 open source(他用了一個 apple II 程式來跟 open source 作最低程度的切題),也不是 google(因為他已經離職了),更不是台達電(因為他都在講 google)。
比較像是一個胸懷願景的前輩分享他的經驗吧,而他的願景就是一邊達到環保、省電、愛地球的同時,順便幫公司弄大生意賺大錢。(連結一)(連結二

從他的經驗分享我看到的是:
一個能「把程式寫好」的軟體工程師已經不簡單。
而把程式寫好之外,還能細心的發現、計算、並且「用正確的方法攻擊正確的問題」,就能把他「寫好程式」的能力用在對的地方,發揮更大的作用。
而再加上能清楚表達自己意見、並且說服別人的口才,於是我們看見了一個天才。



講到台達電跟省電這兩件事情,又讓我想到這個「減碳生活 blog」(連結)。
假設 blog 版主對耗電量的計算大致上正確,我們看看這數據:


1.兩人搭電梯上下九樓兩次(0.176kg)
2.使用日光燈管八支兩小時(0.32kg)
3.使用電腦十小時(0.19kg)

這顯示我們隨手關燈、關電腦、拔插頭省下來的電量,可能還不及我們搭兩三次電梯。
這可能是因為,電梯是一種超級笨重的東西,裡面有齒輪啊、大鋼纜啊,要讓它動起來遠比讓小小的電腦進行運算,來得費電多了。
真的想要省電減碳,就要省在刀口上,別再對電源開關斤斤計較的同時、又搭電梯搭得很高興了。

而且注意到,因為電梯的平衡原理,「發現一個人搭電梯下樓的耗電量,竟是一個人搭電梯上樓的107倍!」
所以如果你上班的地方是可以走電梯下樓,而妳的腿又沒有什麼大毛病的話,盡量走電梯下樓吧。
或是積極一點攔住快要關門的電梯,進電梯之後多等一下看看有沒有別人要進來,別讓電梯進行效率低的工作。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節目名稱:「浮生若夢」(Mis Recuerdos:回憶)
時間:7/27(六) 19:30
地點:「Y17」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台北市仁愛路一段17號。
演出團體:米拉索佛拉明哥舞團


雖然這是一場有一半舞者都是舞蹈教室學生的表演,但要是以「學生成果發表會」的標準來看,會很驚訝她們怎麼都跳得那麼整齊自信有光 彩。

可是這場舞劇最大的缺憾,就是男主角的選角太怪了。
讓觀眾(我跟我旁邊的朋友)整場都不得不想著「台上演新郎的那個舞者,是個貨真價實、臉蛋很漂亮、 身材很好的女人。」
這問題令人遺憾的地方就在於,演男主角的陳意安舞技很好,可是她就是個清秀漂亮的女孩子,就算帶著大鬍子上場扮男 人,還是相當奇怪。
加上台上另外三個身材高大英挺的男舞者,時時刻刻提醒觀眾他們三個才是真男人,於是觀眾進不去戲,從 頭到尾保持冷靜……

故事以一名叫做阿桑嫂的老太太的八十大壽生日宴會開始。
老太太回味過去,最大的遺憾就是,在逃難時把情人送的定情髮簪掉在船上了。
於是她的第三個願望召喚出了守護精靈,回應了她的願望,
讓 她穿越時光重溫一次跟情人的戀愛,也再次經歷以舞會友的歡樂時光,
情人離鄉背井奮鬥的不捨與悵然,功成名就回鄉後的盛大婚禮。

就 劇情的流暢度來說,比之前我看過的的 flamenco 舞劇「藏寶圖」跟「料理愛情」(連結 一)(連結二)好。
但我在開場前努力的讀了一次節目單之後,下半場還是拿出來瞄了一眼以保安心。
因為,阿桑嫂對那髮簪的遺憾讓我以為,劇裡面會 演到在男主角身上發生了什麼巨大的慘事,導致兩人分隔只能靠一個髮簪回憶故人,
沒想到也沒發生什麼事啊?就是一支舞講了男主角去當了外 勞,然後下半場他就回來了,她們就開始結婚了。

於是整齣舞劇演出來的劇情就是,上半場看她們談戀愛跳 alegria(歡愉調) 跟 buleria de jerez,
下半場看她們結婚,婚宴上跳了 bulerias(喧戲調)、garrotin(帽子舞)、fandango(長尾裙)、guajira(古巴 扇子舞)四支很歡樂的舞,然後少女小桑就被打回八十歲的現實了。
這一對情侶到底發生了什麼悲慘的事情也沒提到,感覺阿桑嫂這 樣活到八十歲,戀愛也談了,舞也跳了,婚也結了,其實過得還不錯啊?連帶使得對於那根髮簪的情緒變得沒有理由。
只要再多個一場 Seguiriya 來交代出男主角的悲慘下場就好了,這樣就拼完那塊缺失的劇情了。
Flamenco 就是要黑要深啊~

另外一個問題是,因為是舞團公演,觀眾期望看到演阿桑嫂的 Sandra 會有很精彩的舞蹈表演,甚至也會期望優秀的男舞者 Paco 團長上台。
但令人驚愕的是 Sandra 只有跳那麼一點點,而 Paco 則根本沒有戲份。這種期望落空會讓人覺得,舞台雖然很大,舞者很多,但好像就是空了一大塊,少了一兩個人…

總之 flamenco 舞劇的問題好像從來都不在於舞跳得不夠好,而是劇讓人看不懂、無法共鳴。
這樣說起來,可能根本就不該做出有明確劇情的舞劇,而應該用「四季」(連結)那 樣,就是跳春夏秋冬四種舞給妳觀眾看,也不跟觀眾講什麼劇情,只是抽象概念。
或是,採用已經幾十年以上檢驗的經典劇本,被演到有點煩人 的「卡門」之外,還有 Lorca 的白納德之屋(flamenco 演過)、王爾德的 Salome(flamenco 演過)、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芭蕾舞用過)、馬克白(京劇的慾望城國)跟其他好多東西可以用。
把「開出劇情規格書」這件工作交給前輩巨人,我們後輩就站在他們肩膀上,乖乖管好「用跳舞來實做細節」就好啦。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同時刊載在「每週看戲」網站(連結),去那裡瞧瞧別人看了什麼有趣的表演吧~



節目名稱:Pimiento y Tomate「青椒與蕃茄」
時間:6/27(日) 20:00
地點:La Rosa de Sevilla
舞者Bailaoras:「Beta佛拉明哥藝術坊」陳雅惠Beta、「賽米亞表演藝術坊」李容棻Loli、劉燕親Rosario
歌手Cantaoras:陳志民Jasmin、林麗婉Isabel
吉他手Tocadores:游柏彥 Ivan、劉雲平
Cajón:胡俊全
小提琴:汪汪


到了表演場地 La Rosa de Sevilla 發現如預期般的人擠人,我找到預定的座位就趕快把自己塞進位子坐下了。

首先吉他手跟歌手來了一段 Tango 歌曲:"Yo te quiero, verde"(我要妳,綠啊)。
我在以前的表演有聽她們演唱過這首歌兩三次,就是一首很輕快很活潑,旋律不斷重複到後來有點煩的八拍歌曲歌,旁邊會有個人拿著鈴鼓或沙鈴伴節奏那種。

因為覺得歌曲很好聽,又聽過兩三次,但我毫無頭緒歌詞是在講什麼,這讓我在現場感覺有點沮喪了。
導致接下來的表演中,我都會想著「為何不跟大家解說一下呢?」

當天回家上 google 查到,歌詞是西班牙詩人 Lorca 的詩。我就覺得:「喔,這就是那個很有名的 Lorca 寫的詩,但是妳們都不講,所以沒人知道。」這是為何我寫「少了節目介紹很可惜」。


第二個節目是 Beta 來的一段舞蹈:Alegrias歡愉調。
藍白色的衣服非常明亮,符合 Alegrias 就是要跳得很開心的樣子。
之前在看 Beta 跳舞時,我總覺得她跳舞的樣子很像某種東西,這次我終於想到了,就是日本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 Eva 初號機」那樣。
明明看起來很精瘦的人,動作卻迅速有力,踩腳也大聲。只用前腳掌著地,好像上半身是拉鋼絲懸空假起來的,很像暴走的機器人 Eva。

她有幾個地方設計了,在進行一段高亢激昂的樂音跟舞序時,猛然跟歌手、吉他手一起結束。
好像開快車到了懸崖猛然煞車的感覺,效果很棒!


然後是吉他跟小提琴的表演。同樣是「很好聽但是!」
這時候我已經開始覺得「天啊,在第一段音樂只有歌手、樂手兩者,已經缺了舞者。這段連歌手都拿掉了………」


第四段是 Loli 的 Fandango 舞曲,是綠色的衣服。
我覺得 Loli 這段如往常一般跳得好,節奏感好,身體動作也好,跟上一段 Alegrias 有不同韻味。
不過因為我真的對 Fandango 跟她的歌詞完全不認識,同樣覺得很困擾:舞者是表達出來了很多情緒,可是我不知道那些情緒是在講什麼,就覺得情緒好像飄在天上的雲一樣,抓不到。
也有可能我這種看舞的方式本來就是錯的,那就先不講了。


第五段是歌手陳志民唱了一段 Buleria por Solea 「以孤調唱的喧戲調」之類的東西。聽不懂。


第六段是舞者 Rosario 的 Bambera 舞曲。
我想到的是她因為場地限制,不能用長尾裙跟披肩好可惜,又因為曲式的關係(吧)沒有用扇子。
加上我跟 Bambera 同樣也不熟(我到底跟什麼曲式熟呢?)所以她在跳什麼我就沒很仔細看了……有看到她做了一個感覺很像是 Loli 會做的肩膀動作。
到了整場節目的結束,才發現她整場都沒有用道具,那時候我真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失落啊…


中場休息時間過後,是 Beta 的 Farruca(異鄉人男子舞)。
因為上次 Beta 表演我已經看過這 Farruca 了,所以不管 Beta 的馬甲男裝打扮多麼帥氣,我也只能鼻子哼一聲「老梗了」然後分心去看樂手。
開玩笑的,我看樂手的原因是想要看看舞者怎麼跟樂手互動,於是就看到了「大家一起飆到懸崖猛然煞車」之後,原來擊掌手、歌手、吉他手還是會安靜的打拍子啊!
而且吉他手在要重新開始彈的前一拍也會敲一下,告訴擊掌手、歌手、舞者說:「車子又要開動嘍~大家要跟好。」

Beta 的 Farruca 依然跳得很好,就是俐落乾淨、帥氣中又不失幽雅。
不過舞到最後出場,是「把後台門打開走出去」,這有點好笑,還真的有觀眾笑出聲來了。
不能放著門檔,讓那個門就在那支舞保持開著嗎?


第八段Loli 的 Seguiriya 斷續調舞曲。
也許是因為我個人偏好吧,我真的覺得 Seguiriya 比 Fandango 好看很多。
而且跟綠色比起來,黑色才是 flamenco 的顏色,穿著黑衣的 Loli 看起來就像是被命運之神掌握著的,拼命抵抗悲慘卻無法逃脫的凡人,或是就是命運本身。
。flamenco 就是要黑要深啊~


接著音樂表演是兩把吉他的 Rumba 合奏。
我真的喜歡吉他,不然我也不會去學。不過能做十分的表演為何要做三分,舞者跟歌手在哪裡呢?


最後是舞者輪跳的 Tango por Fiesta(聚會即興噹歌調)
跟 Encore 的 Buleria por Fiesta(聚會即興喧戲調)。
她們三個舞者做了一些疑似是西班牙名舞者 Belen Maya 上個月來教的動作。
這有點太「特殊群眾的趣味」了,不過當然專業的舞者跳起來就是好看啦。

而這個時候已經從八點演到十點,雖然用時間來看,我應該要覺得兩小時演出很物超所值。
可是,可能因為椅子不好坐(為何我每次寫觀後感都在寫椅子),我到最後卻是寧願拿掉一些純音樂的表演。
並不是我不喜歡純音樂,只是我覺得,音樂在家裡面聽就可以了,純音樂的正途不是對象為一百人的現場表演,而是對象為百萬人的數位專輯。
現場表演的性質就是要三合一。

當然純音樂很重要的一個作用,是讓舞者有時間換裝跟準備,或是在舞劇中連貫劇情。
不過其實也可以用「解說接下來一段表演是什麼東西」來達到同樣效果,
在這種不是「舞劇」的表演,沒有打破劇情連慣性的疑慮,表演之間多塞兩分鐘解說一下,對於讓半熟跟更不熟的觀眾瞭解內容,都很有幫助啊。

就連標題的 Pimiento y Tomate 青椒跟蕃茄,也是後來才知道,其實沒有什麼特殊意義,只是歌詞裡面的一段,不過那段歌詞到底是哪一段呢……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