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目名稱:「浮生若夢」(Mis Recuerdos:回憶)
時間:7/27(六) 19:30
地點:「Y17」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台北市仁愛路一段17號。
演出團體:米拉索佛拉明哥舞團


雖然這是一場有一半舞者都是舞蹈教室學生的表演,但要是以「學生成果發表會」的標準來看,會很驚訝她們怎麼都跳得那麼整齊自信有光 彩。

可是這場舞劇最大的缺憾,就是男主角的選角太怪了。
讓觀眾(我跟我旁邊的朋友)整場都不得不想著「台上演新郎的那個舞者,是個貨真價實、臉蛋很漂亮、 身材很好的女人。」
這問題令人遺憾的地方就在於,演男主角的陳意安舞技很好,可是她就是個清秀漂亮的女孩子,就算帶著大鬍子上場扮男 人,還是相當奇怪。
加上台上另外三個身材高大英挺的男舞者,時時刻刻提醒觀眾他們三個才是真男人,於是觀眾進不去戲,從 頭到尾保持冷靜……

故事以一名叫做阿桑嫂的老太太的八十大壽生日宴會開始。
老太太回味過去,最大的遺憾就是,在逃難時把情人送的定情髮簪掉在船上了。
於是她的第三個願望召喚出了守護精靈,回應了她的願望,
讓 她穿越時光重溫一次跟情人的戀愛,也再次經歷以舞會友的歡樂時光,
情人離鄉背井奮鬥的不捨與悵然,功成名就回鄉後的盛大婚禮。

就 劇情的流暢度來說,比之前我看過的的 flamenco 舞劇「藏寶圖」跟「料理愛情」(連結 一)(連結二)好。
但我在開場前努力的讀了一次節目單之後,下半場還是拿出來瞄了一眼以保安心。
因為,阿桑嫂對那髮簪的遺憾讓我以為,劇裡面會 演到在男主角身上發生了什麼巨大的慘事,導致兩人分隔只能靠一個髮簪回憶故人,
沒想到也沒發生什麼事啊?就是一支舞講了男主角去當了外 勞,然後下半場他就回來了,她們就開始結婚了。

於是整齣舞劇演出來的劇情就是,上半場看她們談戀愛跳 alegria(歡愉調) 跟 buleria de jerez,
下半場看她們結婚,婚宴上跳了 bulerias(喧戲調)、garrotin(帽子舞)、fandango(長尾裙)、guajira(古巴 扇子舞)四支很歡樂的舞,然後少女小桑就被打回八十歲的現實了。
這一對情侶到底發生了什麼悲慘的事情也沒提到,感覺阿桑嫂這 樣活到八十歲,戀愛也談了,舞也跳了,婚也結了,其實過得還不錯啊?連帶使得對於那根髮簪的情緒變得沒有理由。
只要再多個一場 Seguiriya 來交代出男主角的悲慘下場就好了,這樣就拼完那塊缺失的劇情了。
Flamenco 就是要黑要深啊~

另外一個問題是,因為是舞團公演,觀眾期望看到演阿桑嫂的 Sandra 會有很精彩的舞蹈表演,甚至也會期望優秀的男舞者 Paco 團長上台。
但令人驚愕的是 Sandra 只有跳那麼一點點,而 Paco 則根本沒有戲份。這種期望落空會讓人覺得,舞台雖然很大,舞者很多,但好像就是空了一大塊,少了一兩個人…

總之 flamenco 舞劇的問題好像從來都不在於舞跳得不夠好,而是劇讓人看不懂、無法共鳴。
這樣說起來,可能根本就不該做出有明確劇情的舞劇,而應該用「四季」(連結)那 樣,就是跳春夏秋冬四種舞給妳觀眾看,也不跟觀眾講什麼劇情,只是抽象概念。
或是,採用已經幾十年以上檢驗的經典劇本,被演到有點煩人 的「卡門」之外,還有 Lorca 的白納德之屋(flamenco 演過)、王爾德的 Salome(flamenco 演過)、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芭蕾舞用過)、馬克白(京劇的慾望城國)跟其他好多東西可以用。
把「開出劇情規格書」這件工作交給前輩巨人,我們後輩就站在他們肩膀上,乖乖管好「用跳舞來實做細節」就好啦。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