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又從圖書館看完 Carlos Saura 的 Salome(莎樂美-佛朗明哥舞劇 DVD) 跟 Bodas de sangre (血婚/Blood Wedding)了。

插播一下,博客來的「已搶購一空,目前無法購買」是真的會通知。
剛好這兩天它通知我 Salome 又有進貨,我就順手跟 Iberia 一起買了,兩張合起來不過六百塊好便宜呀~


我上網搜尋了一下,看到有別的 blog 心得感想剛好就是把「血婚」跟「Salome」比較
認為 Saura 的 Salome 沒有二十年間應有的進步。
我心中第一個想法就是:「怎麼可能!Salome 女主角的爆乳就進步了不知幾百倍啊啊啊!」
(所以說男人真是一種卑微渺小的性別…來假掰一下聽個 Boys will be boys

喔,嗯,其實我自己覺得 Salome 的東方風格音樂,令我蠻印象深刻的啦。
希律王 Herod 跟 Herodia 用那奇怪的音樂跳 Sevillanas 也讓我覺得有趣。
加上高潮的七重紗(爆乳)之舞,還有皆下來Salome終於得到施洗者約翰的頭跳舞。
最後一點是,其實一提到這種重要歷史人物的故事(宣布耶穌為救世主的約翰,還有把耶穌處死使祂真的成為救世主的希律王),
我就打從心裡面熱了起來啊………



相比起來,雖然血婚裡面有我最愛歌手之一的 Jose Merce 的少年樣,
更有(跳了一支 Farruca 就可以征服 Carmen 的) Antonio Gades,
但我還是覺得血婚整體設定太過樸素了點。
有一幕高潮慢動作甚至太過前衛了點,但也許這就是它作為一個劇作改編值得讚賞的地方吧。


撇開實際的音樂舞蹈表演跟舞台效果,另外還有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兩劇都有的「主角自白」。
好像是 Salome 的女主角 Aida Gomez 吧,說她小時候跳舞,醫生說她的背有問題,絕對無法跳舞。
她就開始戴上矯正器,一直跳了好幾年,最後長大了把矯正器拿掉,就成為舞者了。
(讓我想到某同學因為氣喘而練習慢跑,最後變成肌肉猛男的溫馨小故事。)
Salome 演希律的男舞者說,他小時候想跳舞,他媽媽說:「那是給小女孩玩的。」

Antonio Gades 說:我怎麼開始跳舞的呢?就跟我之前一直說的一樣,我是因為貧窮才開始跳舞的。
我因為家裡窮,十二歲就要開始工作……我什麼工作都做過了,後來有人介紹我去一個打工,幫曼波舞者搖鈴鼓伴奏。
因緣際會被 Vicente Escudero(就是第一個將 Seguiriya 配舞的人)發現。
後來我去巴黎學舞,寫信給 Escudero,Escudero 回信說:「你住的這棟樓我以前住過好幾年。」
(想必不是什麼新成屋的電梯大樓…)

藝術家淡淡的幾句話,就輕輕帶過了一路走來的困苦。
要是沒有她們突破身體跟經濟條件限制的努力掙扎,也許就不會有什麼成就了。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laire
  • 小時候跳舞,醫生說她的背有問題,絕對無法跳舞。
    她就開始戴上矯正器,一直跳了好幾年,最後長大了把矯正器拿掉,就成為舞者了。


    .....真是激勵人心阿!!
  • pachinko
  • 我還蠻會挑出這種冠勉堂皇的話來寫的。

    而且我還漏了一段,Aida Gomez 說「
    我一個阿姨注意到我的跳舞天分,而芭蕾舞學校的學費對我們這種窮人家來說太貴了。
    阿姨說她願意負擔我的學費,但幾個月後就如同經常發生的那樣,她負擔不了了。
    我媽了解到跳舞對我有多麼重要,於是出門工作供我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