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了教室時已經開始上課了,教室內果然是滿滿的人,黑板上也已經寫得滿滿的。

教授正在評論這兩天圓山跟中山北路上的抗議活動,他說「Shame is Power」,而現在台面上的人物都已經沒有 shame 了。
表現出來的行為就是,只要能夠國民所得升高,Shame 跟 Right/Wrong 都可以不管。
台面上一些人好像家畜一樣,在對敵人搖尾巴。
敵對不表示不能接觸不能談判不能往來做生意,美蘇在冷戰最高峰期間,兩邊還是持續密集的會談的。
但是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這種場合帶去見人家,當作人家好像是好朋友一樣,這像什麼樣子呢?

教授對於抗議民眾的看法是,emotionally 是 right,但是做出來的事情沒有用。
他說,說要搞台獨建國怎樣怎樣的這些人,有沒有認真的建軍備戰呢?
沒有。一樣把家人子女放在國外,把錢弄到國外,然後跟一般民眾說我們要台獨建國。
大陸官員來了,則弄個義和團跟警察玩,這種烏合之眾一聽槍響就散,什麼也辦不成。

教授說,
大陸官員來,要是我們表現得太溫順,那麼回去便可以滿意的報告:「和平解放台灣之日不遠」。
大陸官員來,要是我們表現得太強悍,那麼回去可能就會嚴肅的報告:「畢竟還是要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
這是我們目前面臨的難關,怎麼做都有問題,解決方法就只好 be strong。

然後教授提到了大陸官員的拜會對象,
指出「注意他拜訪誰,就表示中共喜歡誰,這實在是一個家畜化的動作。不然他為什麼不來拜訪教授我呢?因為我會說『拜個屁?』」
提到拜會了某上人,因為上人已經把整個台灣收編了,接下來要拓展到大陸去。
新聞簡報,上人的組織發函給台東佳山空軍基地,希望他們避免在早上七點到八點間演練,會吵到早課跟上人接待賓客。
教授批評這真是太沒 Power 了,宗教活動已經臨架到國家安全之上了。

教授說,黑板上寫的 kindness generosity mercy conciliation tolerance peace ,是農業社會培養出來的家畜性格。
這些都是令人覺得很可愛的德行,但卻不會得到尊重。


下半場:



教授強調了好幾次「emotional、感情的出發點必須是 right 的,做的手段跟得到的結果,是否是 correct 或 mistake ,那是之後再修正的事情。」


黑板左邊寫著
孟德斯鳩 Montesquieu 在 The Spirit Of Law,17章2節提到的,熱帶地區人民傾向自貶為奴才,寒帶地區人民獲得自由。




本能沒有 choice、良心沒有 choice(長久教養),要超越本能跟良心,做出真正的選擇。
love、passion:power to suffer。the price of Joy is paid by Suffer!
Understand,要「了解」了之後才會有「立場/stand」
noble class 跟 base class 差別: base class 滿足於 basic desires。noble class 則是在滿足了之後,產生更多感覺,感覺產成更多想法跟問題,然後再解決這些更多問題,滿足…持續提升。
一個月之後要講「後文藝復興的統治階級」
痛批陶淵明。


講 Warrior-Culture 跟農業文明的不同。
起源是 Greek-macedonia 戰士,向著東邊的兩河、尼羅河文明搶奪。
達賴不是故意騙人的,他連自己都騙了。
CIA 在 60 年代在 cororado 訓練西藏抗暴軍,希望能夠跟中共對抗。因為中共資助北越,當時在打越戰。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