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跟某個學妹吃飯,在出租車經過保利劇院的時候,學妹說了:「我住這附近一年多,還沒進去過呢!」
朋友也說了他在保利看過某某誰的演唱會。
一向喜歡假扮文藝青年的我,就把「去保利看表演」當作是一件重點工作來做。
於是在票務網站上面看到,「倫敦交響樂團」的巡迴表演會在保利,就很高興的買票啦。

從買票開始,我就覺得「保利劇院真是個檔次很高的地方!」
最貴的票竟可以貴到2200,合台幣9000呢!

表演當天搭地鐵去了,一出地鐵站就在劇院門口。
劇院近看真是富麗堂皇,門口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大家都穿得很漂亮。
進了門口也有很高貴的餐廳,很高貴的礦泉水跟零食。
一瓶礦泉水要賣十塊錢,我覺得太貴,於是出門花了十分鐘走去小攤子,買了兩塊錢一瓶的。
進場的時候礦泉水被擋駕了,擺明了只讓你中場休息出來買貴死人的飲料。
總之就是一整個高貴。

但是一進場,我馬上就失望了。

小。就是小。明顯的比兩廳院小。
如果考量到北京皇宮大、公園大、馬路大、寫字樓大、什麼都大的大氣,使這劇院顯得更小了。
舞台小之外,連椅子也小。身材不特別高大的我,也覺得腳很難擺,椅背靠起來也不舒服,真是雪上加霜。

倫敦交響樂團表演了什麼呢?
雖然劇場內有LED顯示出曲目,可是上面寫的曲目我都不認識,也沒有買節目單。
開始演奏第一首貝多芬的弦樂,我就笑了,心想:這是「文明帝國 4」的配樂呀~
文明帝國是我很喜歡玩的電腦遊戲,裡面的配樂都聽得很熟了。
現場演奏當然是比遊戲裡面好聽多了,可是我心裡面一直想著:「我竟然花錢來聽電玩配樂…」

後來演奏的一些曲子,我都沒聽過,所以就沒什麼特別的情感。
可是旁邊的聽眾都聽得很高興,鼓掌跟叫好不絕於耳,連在不應該鼓掌的樂章中間也有人鼓掌,然後就被噓了。
那種時候鼓掌固然是打斷了演奏,不過噓聲是不是更糟呢?我不知道。
古典樂本來就是很重形式的一種表演吧。

因為觀眾太過熱情了,在中場休息之前就一直叫 encore,而 encore 也真的被叫出來了。
首席小提琴為大家表演了一段很長的獨秀,表演的曲目我當然不認識。
聽起來的感覺有點像是「王小玉說書」那樣,一直轉來轉去扭來扭去的,
有些地方還把小提琴當吉他一樣彈,總之是很花俏炫麗了。
我注意到樂團一個拉大提琴的女士,一直帶著明顯的笑意看著首席小提琴的獨秀,似乎很讚賞的感覺。

然後最後的 encore 曲,終於又是我認識的東西了:「Star Wars 的主題曲」。
指揮表示,他們團裡面一位工作30年的小喇叭手(?)在這次巡迴演出之後,就要退休了。
當初幫這首電影主題曲演奏配樂的團員,也就只剩他一個人還在團內了,所以選為 encore 曲。
就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先生站起來致意。
雖然我媽也在同個學校工作三十年,但是我應該很難在同一個公司工作30年吧。

結論:
保利劇院金玉其外。
倫敦交響樂團很棒,過了幾天也到台北兩廳院演出了,外加在廣場上準備即時戶外轉播,可以讓經過民眾免費看,感覺起來是對一般民眾更友善。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