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讀到狼嚎的冬天裡面覺得很好笑的一段:『吃驚吧!朋友,你就大為吃驚吧!』

 『說!』 克里蘭科吼道,『你聽見什麼了?』
『…蘇聯英雄!』 包列克急忙回答,『因為他參加了解放斯大林格勒……』
『確定,薩維埃里‧爾伏維奇!他們把名字說得清清楚楚:狄米特里‧克里蘭科將軍。』
『我不是問你這個,蠢驢!他們真的說解放斯大林格勒?他們真的說:解放?』

『解放。薩維埃里‧爾伏維奇!他們還說,狄米特里將軍…』
『該死的東西!』老克里蘭科粗暴的打斷他的話:『這個我沒興趣!』
『怎麼?這……這個您沒興趣?』貝契終於感到氣憤,
『同志,請容許我感到吃驚,請容許我感到大為吃驚!』
『好,』克里蘭科鼓舞道,『吃驚吧!朋友,你就大為吃驚吧!』
他後退一步,頭歪到一邊,好像要仔細欣賞貝契大為吃驚。
『不管怎麼說,薩維埃里‧爾伏維奇』貝契叫道,『您的兒子畢竟解放了斯大林格勒』
『不……不,不是我兒子,是人民解放了斯大林格勒。人民,懂嗎?應該謝的是人民!好幾個月以來,我兒子一直在撤退,在地圖上畫一些箭頭跟圈圈,他做的就是這些。然後,有一天,他對自己說:「這是最後一個圓圈了,懂嗎?」他又這樣問人民。人民回答他:「懂。」應該感謝誰?謝那個在地圖上畫小記號的人,還是把自己的鮮血灑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啊?』
一陣沈默。然後貝契大聲嘆了一口氣。
『總之,我不是來跟您爭辯的,而是來恭喜您的。道勃朗斯基同志請您今晚到我們那裡去,我們要慶祝斯大林格勒解放,會有馬鈴薯吃!』
『我會去吃!』老頭子冷冷地答應。
茲博羅夫斯基小弟走出去時陰陰地說:『丟臉……真用不著有父母:他們就是這樣謝你的!』
他厭惡地吐了一口痰。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雷仔
  • COMMENT:
    啥怪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