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週二下班練習跳舞。

週三下班,
採買交換禮物用的禮物,在世界毀滅之前從新光百貨買了四盒可可粉(對我真的很愛這東西),在晚上下課的學生塞滿捷運跟汐止公車(世界毀滅)之前,安全回到汐止。

週四下班,
看到歐喇很希罕的出現在 MSN 上,回覆我因為最近太忙著幫朋友搞翻譯(她又來了!),沒空去看電影「為什麼蒼蠅要搓腳」。

再次聊一聊彼此都有的「就這樣平靜的了此餘生吧」的消極想法,歐喇覺得至少我還有個夢想,願意去學個舞,她光是想到那種重複的、無趣的、充滿挫折感的練習過程,就覺得很痛苦。
我是覺得「啊既然都要平靜的了此餘生了,那就隨便玩玩看…」

講到一半發現舞蹈教室下午給我打了四通電話沒接到。
回 call 發現如預期的,複習班果然是只有上完第八堂課的三個人報名,因此就取消了。還好上週把可可粉送出去了。
我知道連續至少兩週不用上課之後,馬上跟歐喇 MSN 說:「這週不用上課耶!耶耶耶耶耶~~~真爽!」
立刻親手粉碎了自己建立的夢想舞蹈少年(?)形象。

告解:
(配上聖歌吟唱背景音樂,外加神聖光環效果)
老師,我說「請老師更嚴格的要求吧」,這不是說場面話。
我還是很想要繼續練習,搭捷運都有在轉腕。
只不過,人都有惰性,而我的惰性總比別人更大些。
那就期待來年的繼續操練吧。

週五,
中午玩了交換禮物的聚餐,很不錯,很好玩。最大的小遺憾是:為什麼抽到克里歐的剛彈扭蛋的不是我~~~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