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繼續依照「型男講座」的指導,朝著型男之路邁進…


當然是開玩笑。哈哈哈。(尷尬的乾笑)


回想起來,2006年耶誕節前夕,安娜邀請同事們去她家開 party。
在大家吃飽喝足也玩夠貓瞇之後,身為女主人的安娜突然化身孔子,來了個「盍各言爾志」的新年展望大會。
大頭們講的新年希望,當然都不脫「營業額」、「銷售量」、「IPO」等等。
等到連「世界和平」、「兩岸統一」都被講過之後,我們這些小咖已經找不到什麼漂亮的新話好講了。

那時候我才剛剛報名了一堂 flamenco課,連課都還沒開始上,
為了聽起來比較酷,就隨口說了「那 07 年的目標就是學 flamenco 舞吧」。
其實就是模仿「風乎舞雩,詠而歸。」這種玩樂過生活的調調,故作瀟灑啦。

Duende

(Duende:講一個英國人追尋 flamenco 的書,意外的合胃口,圖書館有。)

飯可以亂吃,話果然不能亂說,因為命運會嚴厲的考驗人類的意志,在一堆同事的場合還是說些正經的展望比較好。
還沒過一個星期,北京分公司要一個人過去,主管來問我,我因為利欲薰心有進取心,馬上答應了。
原來答應要幫朋友暫養貓瞇的事情,也只好打電話去道歉推掉。
兩個月之後,人已經飛到北京,de boca en boca 也只上到第五堂。
到了北京之後,光是忙著水土不服都來不及了,就沒空管什麼 flamenco 了,雖然公司跟宿舍附近都有拉丁舞教室也教 flamenco。

這樣回顧起來,其實我的 2007 年幾乎是完全失敗了,預定的工作跟生活目標都沒達成。
加上我不像 Dr. Wily 一樣家有嬌妻,所以心靈上也不得安穩喜樂。
08 年已經不敢再說新計畫,只要能把 flamenco 的進度趕上一些,就算不錯啦!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