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米灰狗一個聲音輕巧的小姐打電話來告訴我一個「不幸的消息」。
週六 sevillanas 派對的「舞會皇后選拔」活動,因為報名人數太少,取消了。
聽到這消息的我宛如晴天霹靂,少了作為這活動優勝獎品的連身舞衣,我該怎麼跟Rosario還有Guapa老師學甩裙子呢?
………當然是胡扯。

其實報名時為了評估贏面,就有問過參加人數,連我總共才兩名,的確是太少了,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還好沒有真的花錢去西門町租借戲服跟假髮。
在跟好同事們借耳環、指甲油、口紅、裙子等等裝備的過程中,突然想起「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真是個現代花木蘭呀~

雖然很遺憾到手的舞衣飛了,但也不是全無所獲。(舞衣就算是送人,還真找不到朋友送)
因為要借裙子,上週末一群人去了婚後就沒見的DD家玩耍,參觀了她們超有型的愛之小窩,受到小兩口熱情款待。
因為要借假髮,明天跟安娜約了晚餐,雖然已經不需要假髮了。
之前休矣曾經感嘆過「曾幾何時我們也變成『在婚宴上才有理由跟時間見面的朋友』了?」
的確在忙碌又單調的生活中,沒來由的突然跟朋友說:「我們某個晚上去吃飯聊天吧!」似乎有些突兀,
只好藉著自創的節慶活動,找理由相聚。

到了昨天週六,因為下午上了一門新課,已經覺得有點累。
搭公車時,心裡盤算著:「我上一堂課就累成這樣,那連續教了三堂課的老師不就要累昏了?
千萬不要發瘋去邀她跳 sevillanas,很可能會被她用最後的一絲力氣打飛。」
pei 早到了,很適切的穿著色彩鮮豔的民族風裙裝外加靴子。
讓我有點意外的是,在我跟兩個老師打招呼、跟男主人扯淡、下場跳 sevillanas 的時候,pei 也很外向的聊天跟下場跳舞,自在的陌生的舞伴互動。
活動之前她問到「應該有表演節目吧?」讓我還以為她只是想純粹當安靜觀眾呢。
在此給她拍拍手嘍,這就是 party queen 本色啊~

ABBA 的 dancing queen

雖然我之前已經努力的超前進度練習過,不過舞曲一放出來,人一走進舞池,還是整個人呆在那邊。
人被強光照射的時候果然會馬上變笨,只好很不合節奏的在旁邊教 pei 跳。
有個很會跳的同學在旁邊實在看不下去,就請她的舞伴教 pei,她自己來料理我。
跳到第二段要抱在一起轉的時候,舞伴已經喊過來:「手過來摟腰啊別發呆!」
然後又是:「眼睛要看著我,不要看別的女人!」
我被她的眼神鎮攝之餘,覺得真是太幸運撿到這樣一個專業的舞伴來帶我啦,多了一個學好舞的目標。

忙著跟眼前超強的舞伴跳舞,也真的就沒空看旁邊的 pei 學得怎樣了,不過回家之前她也很高興的去謝謝人家帶舞,應該也很高興。
雙人舞之外的時間,就是專業的老師們的表演了。
小奧的老師跳肚皮舞很美,可惜最後還是沒替小奧跟她打聲招呼。
小贏老師跳印度舞時,臉上有種介於頑皮/挑釁/驕傲的有趣神態,是另外兩位舞者沒有的,我不太確定那種表情的明確意義,但很引人注目。

我繼續在吧台拿酒喝,後來服務人員就直接問我要不要裝大杯的,比較省事。
酒喝多了之後話也多起來,開始跟男主人聊天,把他前幾天吃的豆腐討回來(自以為),女主人聽了也樂了。
男主人正問我做什麼工作的時候,我的超強舞伴就來拉我們去拍照了,男主人一邊唸著:「可是我正在喝酒………」一邊順從的走向照相的人群。

結束離開會場之後,把酒國之花 pei 跟她的一箱紅酒送上計程車,去搭捷運。(感謝長官把紅酒捐出來)
在車廂上看到為了選舉結果而激動爭論的人們,覺得:「好吵,她們有這精神為何不去跳跳舞喝喝酒呢?」
「隔江猶唱後庭花」就是用來形容這時候的我吧。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奧
  • 話說校友你有機會要記得幫我跟穗蓉說祝她早生貴子啊!不過要回松山去上課就遙遙無期了(w)<--枯萎的花花

    版主回覆:(01/06/2008 04:28:31 PM)


    好好好,謝謝妳給我一個理由跟美女搭訕。: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