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週一晚上去長庚醫院看骨科門診,結束之後為了轉換心情,到附近的教室米羅館晃晃,巧遇 illy 跟帥民某期課的最後一堂 party 時間,就被她們拉去喝酒。
酒酣耳熱之際 illy 勸說我跟她們下星期開的班,還說了「我已經把你當成我們這一群的嘍」這種殺傷力極大的話,於是我就答應了,就算只是為了讓她們爽。

illy 繼續跟 loli 老師勸說「上次春會我看他節奏感很好,拍子有抓到。」
老師先是說「好啊如果你不怕被操的話…」,過五秒鐘才想起來更重要的問題「你學到什麼程度啦?」
最後只好說「妳們這兩個要幫我帶啊,如果他學不好,我就怪妳們!」

前幾天正妹澎湖團回來,手機多了一個語音留言跟重複五次的的未接來電。
回電後就聽到帥民顫抖的聲音:「我跟你說,老師這週一教的腳步太難了啦~況且她下週請人代課,所以這週又多教了一些,你這樣絕對跟不上的,怎麼辦啦~」
我心虛的說「我原本想這週日會遇到 illy 啊,就請她跟我說一下,應該沒問題。」
帥民似乎完全沒有被我的解決方案打動,接著說:「你是去哪裡啊?澎湖?過太爽啦~:D」
然後又:「那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們今天晚上在板橋有課,你早點來,我們可以教你。」

既然人家願意付出,我當然樂意接受,晚上就去了。
帥民正在努力教我的時候,林董突然出現,說:「阿民怎麼今天腳步不太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渴了吧,喝點酒好跳舞。」
就從拿了一罐啤酒跟兩個杯子來,「來來來,pachinko 也來喝。」
我心想「賣來亂!」說「老師不用了謝謝我現在需要很專心…」

又過了十分鐘,illy 搞定了另一堆人之後,也來教我。
此時 loli 也出現:「好驚訝啊,大家真用功,我的恐嚇果然有用嗎?:D」
又似乎有一點點不好意思的跟我說:「真的不用那麼緊張啦,沒關係的。」


小糗事一件:
因為教室滿了,我在櫃臺前面小力踏步練習加強記憶。
大眼亞晶看了旁邊的教室,開始碎碎念起來「糟糕,她好像跑錯教室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於是進去把跟錯牧羊人的孩子牽出來,放到正確的柵欄裡。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