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週金句:
Every single brain is absolutely individual, both in its development and in the way it encounters the world.
Your brain develops depending on your individual history.
Gerald Edelman
http://discovermagazine.com/2009/feb/16-what-makes-you-uniquely-you





政治學書單,有同學問到,這十六本書裡面,大多不直接跟政治有關。
例如 Jared Diamond 的「槍砲、細菌與鋼鐵」跟 Edward Wilson 的「Consilience」。
教授的解釋(辯解)是…他並不打算把「政治學」侷限在它的「應用科學」層面,希望大家能以更高層、更抽象、也更通用的觀點入門,然後再切入到實作層面。
(我自己的想法:如果是寫程式,這就好像是先學了資料結構跟演算法之後,才去研究怎麼去弄 CSS 版面或是 ListCtrl 啦。)


提出問題的同學不放棄,更深入問了「如果只能選一本書…」,教授想他是醫學系的學生,就說「那你就去看 Wilson 的 Consilience(知識大融通

) 吧!」


貴族理念。
教授寫出六個句子,開始解釋。
principium individuationis
cui servire est regnare
Noblesse Oblige
nil admirari
otium cum dignitate
schickgals gemeinschaft


principium individuationis 意思是說「作為獨立個人的原則」。
必須要有「主觀性」。要能夠對自己負責。
必須要有「戰鬥性」。人生時時刻刻都在戰鬥,就連睡覺時也有免疫系統的戰鬥。
教授說,「我們從西餐裡面就可以看到這兩點啦。西餐都是人人分開的,餐具就是刀叉,時時刻刻準備要戰鬥。」(………真能扯)
然後又講到有學生送了兩隻雞給教授拜年,但是學生卻不敢殺雞,所以教授燒開水,去雞毛,做好菜,結果學生吃了百分之九十的雞。
要吃肉,就要能忍受殺害動物的血腥跟料理的麻煩。
然後又講到看日本美食節目,大廚料理活蝦時,蝦子臨死前的掙扎,讓旁邊看的小孩子興奮得拍手「好像很好吃的樣子!」,教授因此覺得,日本這個國家,是有未來的,因為他們可以正視事物的血腥面。
然後(真是旁徵博引,我想不記得都很難)又講到秘魯的軍隊養尊處優,所以打不過習慣山地生活的游擊隊。秘魯曾經試圖改革,請 CIA 派打過越戰的專家幫忙訓練。專家首先從訓練軍隊自己料理食物、然後自己去山上打獵開始。受到天主教會批評之後,就終止了,導致秘魯軍隊繼續的積弱。

講到「attitude 決定 altitude 態度決定高度」,教授認為 attitude 已經是實作層面,應該從 aptitude 養成。
如果有了 aptitude,就會有對應的 attitude。
如果自己的內心不真的相信某件事情,那麼假裝成相信,達成一般人所謂的圓融,也沒什麼意思。
尼采說: if we know WHY, then HOW can take care of itself


cui servire est regnare

意思是說,貴族服務的方式是「統治」。
說到日本的統治階級是「武士」,失去主人或工作的武士則稱為浪人 ronin。雖然已經變成了浪人了,可是還是衿持自己的身份,不會做不合身份的工作,於是就會被餓死。這是時代眾多悲劇之一。
所以挨餓的台大學生還是要「治國平天下」,不要想著開攤販賣雞排當清潔工過一輩子。
講到不合身份,嘀咕了一下。其實很簡單的播報氣象,用了空軍少將跟上校退役的人來當氣象主播,表面上看起來很專業,但實際上把年輕人的路都堵住了。氣象又不是大牌來報就會從雨天變成晴天…

講童子軍治國(很多政治系畢業的學生們):問題從來就不是在於年紀,而是在於沒有學識,不懂邏輯。
武則天從小就有機會在皇帝身邊實習統治天下,所以日後能順利奪權。

Noblesse Oblige
貴族的責任。國家有難必須先死。拿過綠卡還在爭辯什麼法律問題,這從來就不是法律問題,而是道德問題。很多人都去美國留學過,這些台面上的人真當大家都是傻子嗎?

nil admirari(wiki:shocked at nothing)
格局大的人必須對小成敗冷淡。也就是前總統說過了「處變不驚」啦。讀世說新語有很多這種故事。
(想到 dune 裡面 Duke Leto 第一次去巡視香料採集車,遭到沙蟲攻擊,Leto 冒險救人,對昂貴的香料採集車卻不怎麼在意。「損失了一台車,揮揮手就過去了。」 )

講了這四點就到了下課的時間了。
這一堂課教授依然使用了很多不怎麼政治正確的形容詞來強調論點,把台下的同學們逗得大笑鼓掌。
本人因為已經出社會多年,而且專長就是維持表情呆滯,所以不為所動只是微笑。
心裡面卻在想著,教授有沒有注意到台下有個我非常的 nil admirari ,有大將之風啊………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安全帽
  • 大師果然妙語如珠,沒上過他的課真可惜...

    是說,你的政治學筆記怎麼才兩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