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開始學跳 flamenco 的時候(比現在更「剛開始」一點)
就覺得,完全沒接觸西文/flamenco的觀眾,聽西文會感到有很多隔閡吧。
後來發現其實就算在學 flamenco 的同學,儘管舞跳出來很美,也是不太懂歌詞的。

我就想,還是要想辦法配上中文/台語歌詞吧。
去年看一個 flamenco 團表演,跳了一首叫做「假罷每(吃飽沒)」的,很有趣。


有次聽「蘇打綠」的「Believe in Music」這首歌,就覺得前面那段伊伊呀呀好印度/中東/moor風,
感覺主唱青峰都要披著絲巾出場了。

「Tizzy bac」的「維克多的玫瑰」這首歌長度七分鐘,後面有兩分鐘都在哭喊「啦~啦啦啦」。
也許就是這些還沒有成為主流的所謂「地下樂團」,才敢這樣做一首歌放在單曲拿出來賣。
而且「地下樂團」就跟「洞窟」很登對的感覺啊。

她們還用同一個曲做了一首法文歌詞版本的 La Rose de Victor……
這樣一想,如果多個西文版本好像也很配。


所以問題來啦,you don't talk about it, you do it!
作為習作,想辦法把提到的這兩首歌配上舞吧。
另外加上一首 radiohead 的 creep。
我並不覺得 creep 很適合 flamenco ,不過我覺得它很好聽,而且我是個 creep 啊…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