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了一學期政治學,又看完了 private life
教授又講到 唯物跟唯心、共產主義為何會失敗,讓我想到高中三民主義裡面「國父思想既不偏向唯心也不唯物」…
中學教育總是有辦法搞得既不把事情講清楚又無聊
最後教育就還真的變得只是一個篩子而不真的讓人有什麼成長「看誰忍耐力強」



想起來國中國文老師給我兩本書很棒:郎豪的冬天 黃禍
讓我一直記得「對於那些躲在樹林裡面的波蘭人來說,蘇俄紅軍是大好人」
世界沒有正邪,只有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