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農工商四民者,國之石民也。不可使雜處,雜處則其言哤。其事亂,是故聖王之處士,必於閒燕。
處農必就田墅。處工必就官府。處商必就市井。今夫士群萃而州
處,閒燕則父與父言義,子與子言孝,其事君者言敬,長者言愛,幼者言弟,旦昔從事於此,以教其子弟,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頡焉。是故其父兄之教
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士之子常為士。


階級、族群的分別一直存在,所以從來不是問題。
教授說:「有階級、族群之分」不是國家的問題,上位者的力量不夠,才是問題。

美國在六零年代爆發黑人民權運動,主因是當時美國經濟衰退,越戰失利。
才使得一直存在的族群問題有機會爆發出來。

統治者若有足夠的力量,就能讓整個系統穩固,反之則整個系統潰散。(大概就好像漫畫寄生獸最後一段的「後藤」一樣吧。)


所有(進步的)政權都是「外來政權」。
例子:
希特勒不是德國人,他是奧地利人,是一戰中少數得到鐵十字勳章的「士兵」,他以此證明了他對德國的貢獻。
拿破崙不是法國人,是科西嘉被法國吞併之後,才得到了去巴黎軍校的機會。
政權是否外來不是問題,不夠卓越、貢獻不夠多,才是問題。你是什麼不重要,你做了什麼、能做什麼才重要。

由此講到,西方貴族會擁抱枯燥乏味沈悶的軍旅生活,因為流血暴力衝突是生命力量昇華的唯一契機。
(或是不用講那麼偉大。沒當過兵的男人,在選舉的時候就是會被拿出來批評啦。)


統治。
統:reign。治:rule。
reign 不只是治理,更重要的是領導。各部會空降的政務官的功能不是在於處理技術問題,而是在於讓底下人安心。
例子:「丙吉問牛
宰相理陰陽,管大事。


Stockholm syndrome
Code V.S. Law
Code 基於 honor: you should
Law 基於 punishment: you shouldn't
高位階的憲法,比較不想 shouldn't
1980's  Oliver North 一手包辦美國介入 Nicaragua 內政的工作。對抗「桑定政權」。
1960's CIA 用非法資金成立幾家航空公司幫助運送越戰物資,其中之一變成後來的華航。
Oliver North 經手20億美金但卻沒有放入自己的口袋,他的格局已經大到把整個國家當作玩具,所以就不是很在乎存款買得到的玩具。


農業社會對政治的貢獻是,在馴服動物的過程中,也馴服了人。
講到控制人心的力量,必須要擁有超越常人的三種力量 superior force of pushnishment, reward, persuasion。
(一講到這我就想到,John Kenneth Galbraith 的「權力的剖析」也講這個。)


美國的名校、軍校,訓練的貴族人才,就是學著把全國人民框住,框在「國家」這個框框裡面。
要認清自己的類屬,認清自己的階級,自己的立場。(然後才能說什麼拋開、平等、天下為公、世界大同…)

Qualia(demostrating of power)
第一層:集中力量展現實際利益、可提出交換的好處。
第二層:legitimacy:合理性、正統性。
第三層:legality:合法性。加上了法律的制約。
(這讓我想到羅馬。牽強的套用到 Augustus,他的「第一層」是將凱薩的遺產分給羅馬人,他能保障羅馬的安定,等等實利行為。
「第二層」是身為凱薩養子的正統性。「第三層」這合法性則是元老院選他當執政官等等。
「五賢君」或是「五惡君」裡面有個例子,就是缺乏名門貴族血統這正統性,導致失敗。
而圖拉真皇帝這個西班牙行省人,則是靠著第一層跟第三層,努力的成為第一個行省出身的皇帝?



史記劉邦
諸臣飲酒論功擊柱。臣子建議「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失(治?)天下」
劉邦即位:「吾今日方知天子之貴也。」
(但是菁英韓信是罩不住的所以跑了。)


社會穩定都建立在這些套牢在家庭裡面的可憐虫身上。這很重要。(太政治不正確了。)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