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米拉索的同好會介紹了很讚的詩歌。
詩人 Federico Garcia Lorca 的詩「Romance de la luna
Camaron 有唱過
另外是 Mecano二人組以此為靈感的流行歌曲「hijo de la luna
Sarah Brightman 有唱過



評論家/學者出身的 Pisui (碧斯蔚)老師分享了很多她個人對 flamenco 的觀察跟看法。

因為我最近常常遇到「就這樣一期課一期課學下去嗎?未來的方向在哪邊?」的困擾,

所以對於這種觀念上的討論,很感興趣。

(謎之音:才上兩年課你在跟人家「困擾未來的方向」什麼啊啊~)



Pisui 老師認為,在眾多世界音樂中,flamenco 算是很有生命力的一支。

(她說,這當然是個後見之明的結果)



她眼中的 flamenco 是一個光譜,光譜的一端是最原始的吉普賽人在自家後院跳跳的形式,

另一個極端是現在整個世界都看得到的「劇院表演」、「藝術節」、「flamenco 電影」等等形式。

很多人在談論「什麼是真正的 flamenco」的時候,其實是在談論這條光譜上的不同點。




她認為 flamenco 從「吉普賽人的後院」移動到「紐約的劇院」的時候,

有些很有「力量」的元素被犧牲掉了,這是「可惜」了,但卻不能說是「錯」,

因為要成為一個「殿堂藝術」,成為一個產業,必然要付出代價。



她說這些「力量」在哪邊呢?

是那種「我不是為了賣票給你觀眾而跳的,而是自己高興而跳的」。

那種「觀眾即表演者、表演者即觀眾」的狀態。

是哪種「我是越跳越往裡面收」而不是「嘿我跳舞跳得好好看大家快來看啊」的精神。

這樣的 flamenco 舞者一上台,就可以達成很強烈的「存在感」,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可以用精神讓觀眾瘋狂。

古老的藝術就有這種力量,例如中國的京劇,日本的能劇、歌舞伎。而 flamenco 甚至還算比較年輕的。






東方跟西方的不同



flamenco 舞蹈的抽象性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hwa
  • 喜歡老師的論調"我是越跳越往裡面收"~~讚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