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終於對著農昏唱歌啦,
心中想著「    台灣 Flamenco 界新星、國立台灣藝術大學 Flamenco 社前社長:顏妮娜姐」訓示:
男生真可以跳佛朗明哥舞只要拋棄你羞恥心就行了!
臉紅氣喘唱完了。




講一下 David Cozar 座談內容好了。
座談內容雖然是半賣半送,但我覺得賣是「你可以問你自己想要討論問題,並且在現場參加討論」權利。
所以我就「會後Q&A」部分分享一下,有一半問題都是我問……

第一個問題:我問,歌手 David 是經過怎樣訓練成為歌手?有去上系統教學學校嗎?
他說:
「沒有。就是一直聽音樂,模仿唱法之外,也建立自己信心。
你必須要先有信心唱出來,然後再聽、再修。再唱、再聽、再修。
David 一直指著自己耳朵重複講「escuchar mucho(聽多)」,不用翻譯我都聽懂了。


第二個問題:有個同學問了關於 Fandango 跟 Sevilla 數拍子問題
我聽不懂,所以跳過。


第三個問題: 有兩個同學問到了「Alegrias 曲調很好聽,但歌詞很痛苦,舞者該怎麼編舞,要怎麼跳?」
舞者Beta說:「其實我自己編舞跳舞也有這問題,有些歌詞我看到最後會覺得,那我還是不要知道歌詞『事實真相』好了,專心聽音樂就好。(笑)」
歌手David說:「如果這對妳們來說是個問題,選歌來編舞時候可以先挑一下歌詞啊!(笑)」


第四個問題:我問,除了那些已經在 tablao 表演得很大家都很熟結構之外,如果要在表演另外加段落,吉他、歌手、舞者要怎麼溝通?
吉他手 calixto 說「其實還是那些東西,比如說我可以跟另外兩部分說『ㄟ我這邊要多加十個 falseta ,彈成這樣』,聚在一起彈一下她們就懂了」。
我問:「那你身為一個吉他手,會為了瞭解歌手跟舞者,而去學她們部分嗎?」
引來了吉他手 calixto 興致。
calixto 說:
「我是有學唱歌啦,舞大概是可以在自家廁所跳程度。
其實吉他手是現場表演最累、又最常被忽略,吉他手要一直注意去盯、去配合歌手或舞者,
如果三個都在,那就是吉他跟舞者都要去盯、去配合歌手。」


第五個問題:Beta 問了 David 什麼是 flamenco。
David 覺得這問題太大哉問了,flamenco 也只是個名字嘛,甚至文字化記錄都很少。


第六個問題:我問,那把問題縮到實際面一點,
要從西班牙出產才叫做 flamenco 嗎?
如果 Guajira 那幾個「回歸調」當初是從北美回歸回來而且還變成英文,是不是要西文才叫做 flamenco?
如果我用中文來唱 Bulerias 那算不算?(念念不忘我套房

David:我個人是覺得你可以把它叫做另一個名字啦,都沒關係
Calixto:我覺得叫什麼名字不重要,能夠感動人就好。比如說捏自己大腿很痛一下,大家注意重點會先是「很痛」,而不是「怎麼捏」嘛。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