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團體: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acting-oncamera



因為一個正在學演戲的舞蹈班同學推薦,所以很好招的我就去看了這個表演。


場地有點小擠,不過我已經很習慣在跳舞教室的地底人生活。
我是一個人去,拿了節目單之後也沒人一起聊天拍照什麼的,就迅速入場,然後發現光線暗到看不到節目單。
我心想這樣也好,就撇開學歷頭銜獎盃,來個最直接的感動吧。

開演之後,我就在心裡面嘀咕:「喔這就是獨幕劇啊,可是好像沒有宣傳文字上講得那麼稀奇啊?我兩三個月前看的那個 XX 劇團的戲不也是這樣…」
隨著又想:「拜託,你什麼地方也都可以嫌,上次看 XX 劇團的戲,你從頭到尾嫌人家的無背塑膠椅很難坐。」

戲本身呢,第一齣戲一開始有點讓我迷糊,怎麼這對台語夫妻交談這麼愛夾雜英文片語,是顯得蓋高尚嗎?
後來我才搞清楚,原來他們已經住在美國,說英文不僅是入境隨俗,也可以當作一種生活的惡趣味。
而讓這對夫妻忙半天的「婚配交友網站」,我一直很感興趣也熱切參與,所以對我來說還蠻好笑的。

接著幾齣戲,有的我看不懂劇本跟演員為什麼要傳達這種情緒。
有的我看懂了這為什麼,卻覺得這情緒令我感覺很不安。
也就是說,她們講的不是一般你觀眾會期望的「正常的」生離死別,
不是那種讓你觀眾看了之後,會馬上聯想到「對啊我 OO 離開的時候我也是這樣難過嗚嗚」然後被擠出眼淚,不是的。
她們講的情況會讓我覺得:「哇!如果我是劇中主角,我就完蛋了,腦子一片空白等死就好,根本沒什麼好想的。」
是那種可怕絕望的情況,而且也沒給什麼「結尾的救贖」。

看完之後,就到了我最喜歡的座談會時間了!

有個看起來研究很深的觀眾問說:「最後一齣戲的一些對話,看起來不太像是台灣會發生的。」
我才想到:「對呀!我只是覺得她們的處境好絕望而已,都沒想到這種細節。」
果然同一齣戲每個人眼裡看到的都不同。

我問了,票價這麼低,場地費、人力鐘點費、便當錢怎麼辦。
演員們說,就是大家預先分攤一些錢,演員都不支薪,人力用親友團,只圖把觀眾帶進劇場。
我說,那萬一票賣不出去怎麼辦?就賠錢嗎?
一個演員說,其實她為了這個工作,推了兩個案子,所以就算票都賣完,也不多賺錢的。
演員們說,想做這個是因為她們還存有一點理想,所以在正職之外還想來試試看這個,
與其說環境不好,倒不如做些事情試試看把環境弄好起來。

我一向都不太吃「我們好有理想,所以我們會成功」這一套,不過還是覺得被感動啊!
任何有工作的人試著在下班後搞點什麼不一樣的名堂,都會知道好玩歸好玩,勞累卻也一點都不少。
所以座談會之後,我被情緒轟炸得有點累,就趕快逃離現場回家放空了。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owcase
  • 謝謝

    謝謝你來看我們的演出, 也謝謝你的文章!
    可以借我們貼在showcase的部落格嗎?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