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看到 richyli blog 上推薦的這套「The Private Life of Masterpiece」
覺得很有趣,影片應該比介紹畫作的圖書來得容易消化。
因為我的小朋友比較少,就從圖書館預約借來看,現在也看了一半,到第四集講 Munch 的 The Scream。



影片當然會提到畫作技巧(濕壁畫乾壁畫? fresco?)我不是專業,也只能姑且看看。
引起我更多興趣的部分,是畫作背後時代的故事,跟人的故事。
有畫作本身遭受的的悲慘待遇,例如「最後的晚餐」、「The Battle of San Romano」跟「耶穌復活」
或是描寫大時代故事的「El Tres de Mayo 1808」跟「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
也有僅僅因為畫家為了餬口而產生的,「The Art of Painting」(畫家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的作者)
跟「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  the great wave」。



看到現在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某幅畫本身,而是「葛飾北齋」的一段話。

這日本的版畫家「葛飾北齋」畫了一輩子浮世繪,到了晚年可享清福的年紀,因為好賭的孫子敗光家產而必須繼續工作。
而 60 歲開始畫出一系列以富士山為主的成名作,在一段關於自己畫作的自傳裡面他寫到:

我六歲開始臨摹,一直到五十歲才做出一些小有名氣的的作品。
但在我七十歲之前的作品,真的都沒什麼值得一提的。
我在七十三歲才掌握了蟲魚鳥獸的身體結構,還有植物生長的姿態。
如果我繼續努力,到八十六歲應該可以更加進步,到了九十歲就能看透它們的自然本質。
到一百歲,我就可以完全瞭解它們的神髓。
一百三、四十歲,我筆下每一點每一畫,都能栩栩如生。
希望老天賜給我這麼長的生命,讓我證明所言不假。


可惜大師沒能活過百歲,死前的遺言是:「如果老天能再給我多活十年……也許五年就好,這樣子也許我就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畫家。」
謙卑到認為自己還不夠格稱為一個真正的畫家,卻又驕傲到期許自己終於能成為畫神,而願意付出一生追求卓越,這就是藝術家精神哪。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