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末搭捷運時,在某站進來了一男一女,都拖了行李箱。
我用眼角餘光偷瞄到那女性,發現她畫著好看的濃妝。
眼睛上戴了長又濃密又整齊的假睫毛,給我一種「就算下雨也不會滴到眼睛裡面」的安全感覺。
我心中偷笑:「嘻嘻,這麼精心打扮,是要上台演 flamenco 喔?」

那男性一上車手機就響了,好不容易講完之後,男性跟女性說到了「……就是那一班學生……對,她們接到一場表演……人家還是希望舞者…」
我心中一驚,抬頭看那人是誰,果然是跳 flamenco 的。
他是 Mimbre,我看過他很厲害的現場表演,也看過他的 blog。

於是就開始了我內容不怎麼精彩的搭訕。
她們兩人對於學習 Farruca 的評論是「最好連續學了兩年之後,再學比較好」。
對於腳步跟不上速度,看法也是「那也只有跟著音樂不斷練習速度了」。
這短短的交談對於我的舞蹈素養當然不會有什麼幫助,但是倒讓我想到之前一直很想有機會玩的一個(愚蠢的)小遊戲。

話說剛開始學 flamenco 的時候(比現在還更剛開始一點),整天都在練習轉腕。
上課時候練,下課也練,等車的時候練,上車了之後還是練。
轉著轉著我就在想,那些看到我在轉腕的乘客,心裡面的想法會是什麼呢?
可能是:
1.整天打字得了腕道症候群的人,搭車的時候還要做復健,真可憐啊。
2.精神分裂的人真可憐啊。
3.是同好…?(真可憐啊。)

我多麼希望答案是 3. ,對方會走過來也做一個轉腕作為打招呼,就開始互相報上師承何處學藝資歷。然後就開始互相拍馬屁:
「您轉腕時,繞指柔如天邊雲彩 blah blah…」
「哪裡哪裡您的轉腕才如百煉鋼入木三分刮啦刮啦…」
然後就可以浴乎沂,風乎舞雩,一起去喝個一瓶 sangria 或 jerez…


創作者介紹

Flamenco pachinko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ilou
  • 哇哈哈哈
    看到轉腕那邊 偶已經在電腦前笑倒了
    江湖中練家子們抱拳相見
    *佛*界在街頭以轉腕作為「兄弟/姊妹」互認暗號...
    (最後那段太適合畫成漫畫了 呼呼)
  • Pandaz
  • 4. 拜託別往我這靠近,我明天不想上社會版頭條 (縮)。
  • Nina
  • 喔哈哈哈

    我也想看Mimbre老師!XD
  • iris
  • 三哥...你好樣ㄉ

    我知道下次要怎麼跟你打招呼ㄌ...^^
    我有一各很好奇ㄉ事...
    你怎嚜練西文歌..注音嗎
    還是你有學西文
    學舞後..我便很少去唱歌..歌喉還算ok..但外文系在難哩....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