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嘷的冬天
 
"蕭邦的波蘭舞曲。" 她說。

游擊隊員們為了到這裡來聽這音樂,有的走了十多公里路,他們聽了一個多小時這人類最美好的聲音,
這些疲勞、飢餓、受創和被追捕的人在這一個多小時裡就這樣安定情緒,堅定信心,在任何醜陋罪行都無法動搖的尊嚴中充滿自信。
雅內克永遠忘不了這個這個時刻:很多嚴峻而雄剛的面孔,光禿禿的地洞裡一架留聲機,膝上的衝鋒槍和步槍,那個閉上眼睛的年輕女人,和戴白鴨舌帽、眼神發熱、拉著她的手的大學生。
奇特。希望。音樂。無限深遠。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