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面是校友多年前幫我寫的自我介紹。:)

校友是一盒巧克力


校友是我的大學同學,高中念我隔壁班,我們用校友稱呼彼此已經十年了,久到我常常忘記他的本名。

十八九歲的年紀,有夢有朋友。好不容易可以跟國父蔣公道別,與顏如玉小姐分手,那麼總可以換上隱形眼鏡,看看初熟的美女,方便的話也可以追追看了吧?錯!一群未經人事的未央生!校友可以堅定地告訴你,「睡前打一槍,美眉什麼的馬上就都不重要了。XD」。

應該不是因為這樣,校友沒有女朋友(過去完成式)。

雖是跳級生,所謂不出世的天才,但是在校友短短的26年歲月裡,一直將沒有女朋友這件事,歸咎於(趨近)170公分的身高。所謂人要衣裝,如果某人上課經常穿老人家清晨打太極所穿的整套運動衫,或是格子襯衫紮進褲子打上腰帶,打折褲拉得老高,而且褲子還不太夠長地露出小白襪,充滿(過去)大陸同胞的風情,那麼,我們實在很難去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說這都該怪他父母。

儘管衣著方面一看就知道將來除了沒女人緣的電腦工程師之外不可能幹別的,但是校友確有許多異能,呆呆向前衝,衝破大家淺白的視界。

就好比,當完兵之後,一群大學同學浪子回頭,準備考研究所,我也隨著十萬青年揮別心愛的女友負笈北上,每天讓肺部充滿新鮮的碳分子到南陽街,跟一群小毛頭擠在大教室裡劃XX。一直到女友都跟人跑了,我還是不得不揮淚重複做著半人高的考古題與講義。

校友呢?他老兄堅決不向高點取經,自己買幾本參考書待在家裡念,只繳了三份報名費,就考上了某國立資工所,從此天天在西子灣看夕陽,吃烤魷魚海之冰,陪可愛學妹打羽球。過程之簡略,起伏之平淡,直讓人錯認為是在考機車駕照。

幹嘛要花補習費。」一語破蒼穹,一箭穿我心。

上研究所之後校友依舊不修邊幅,更屌的是每天騎單程一個小時的腳踏車(前面有籃子,附送鈴鐺的淑女車)去學校,彷彿少年台灣阿誠。「就連流氓博士在你這個年紀也都是騎機車的啊校友!」我擔心他與腳踏車難以融入秋天初涼的落葉之中。「你就別這麼辛苦,我買台機車給你吧。」校友的媽幾乎哭出來地求他,但是校友很堅持。

「既健身又環保!」紀政跟著跑,郝龍彬愛你。

然而就在剩下半年就要畢業的緊要關頭,校友覺得所學好無意義,決定休學。此話一出,讓一群考上或考不上研究所的同學再次亂了心,紛紛勸不,不要衝動,忍個半年你就出頭天了。但是校友仍然持續一貫干你屁事酷到天荒地老的風格,休學與入學一樣乾脆,然後整天窩在大學裡準備考一堆莫名其妙的神鬼認證,決定當個爪哇(還是)工程師。

每當我想起現在的校友,獨自一人蜷縮在狹小的研究室隔間裡猛啃爪哇的背影,總是忍不住為他掉幾顆橘子。

然而這些都不是讓我最訝異的。話說來到紐西蘭混熟了之後,決定召集台灣的酒肉朋友來環島自助遊。大夥兒在我一拍胸脯「英文看我的」保證之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被騙來,校友極不起眼地混在眾人之中。朋友沈醉在純淨紐西蘭的兩百萬頭乳牛的純淨大便之餘,免不了開始考試。「嬰兒車怎麼說?」「電熱茶壺是什麼?」「雉雞?」「鐘乳石?」「生理食鹽水?」。我忍著指責他們不人道踢館的衝動,轉過身偷偷地按翻譯機。

那年大約在冬季,某夜星空真美好,我們發著抖在Queenstown壓馬路,可是又有人天殺地問了一句「麻雀英文怎麼講?」。

「Sparrow。」就在我拿出相機三角架準備打人的時候,校友終於出手了。幾枚枯葉飄下,死寂。接著女生驚呼好厲害,男生羞愧挫青塞。校友顯然相當滿意大家大感動的「你怎麼知道」,哼哼兩聲「沒什麼,打打電動自然就知道。」。

「亂講,打電動怎麼會知道。」一個女生眼睛閃著光,說明至此才發現有校友這個團員。

眾人無知,玩紅色警戒竟可以學到麻雀飛彈。大天使、復甦術、驅魔、邪靈,校友又「很隨便」地講了幾個除了去梵諦岡當神父之外,一輩子也用不到的「專業英文」,甚至連CPR與HIV的原文都說得出來,渾沌理論與風洞實驗也not a problem。眾人拜服。從此天下平,再也沒人圍著我猛問什麼玩意的英文是什麼,校友的名號直接升級為「校長」,當活字典直到行程結束。

校友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知道會吃到什麼口味。身高算什麼,黃任中也跟你差不多高啊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面是校友多年前幫我寫的自我介紹。:)

校友是一盒巧克力


校友是我的大學同學,高中念我隔壁班,我們用校友稱呼彼此已經十年了,久到我常常忘記他的本名。

十八九歲的年紀,有夢有朋友。好不容易可以跟國父蔣公道別,與顏如玉小姐分手,那麼總可以換上隱形眼鏡,看看初熟的美女,方便的話也可以追追看了吧?錯!一群未經人事的未央生!校友可以堅定地告訴你,「睡前打一槍,美眉什麼的馬上就都不重要了。XD」。

應該不是因為這樣,校友沒有女朋友(過去完成式)。

雖是跳級生,所謂不出世的天才,但是在校友短短的26年歲月裡,一直將沒有女朋友這件事,歸咎於(趨近)170公分的身高。所謂人要衣裝,如果某人上課經常穿老人家清晨打太極所穿的整套運動衫,或是格子襯衫紮進褲子打上腰帶,打折褲拉得老高,而且褲子還不太夠長地露出小白襪,充滿(過去)大陸同胞的風情,那麼,我們實在很難去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說這都該怪他父母。

儘管衣著方面一看就知道將來除了沒女人緣的電腦工程師之外不可能幹別的,但是校友確有許多異能,呆呆向前衝,衝破大家淺白的視界。

就好比,當完兵之後,一群大學同學浪子回頭,準備考研究所,我也隨著十萬青年揮別心愛的女友負笈北上,每天讓肺部充滿新鮮的碳分子到南陽街,跟一群小毛頭擠在大教室裡劃XX。一直到女友都跟人跑了,我還是不得不揮淚重複做著半人高的考古題與講義。

校友呢?他老兄堅決不向高點取經,自己買幾本參考書待在家裡念,只繳了三份報名費,就考上了某國立資工所,從此天天在西子灣看夕陽,吃烤魷魚海之冰,陪可愛學妹打羽球。過程之簡略,起伏之平淡,直讓人錯認為是在考機車駕照。

幹嘛要花補習費。」一語破蒼穹,一箭穿我心。

上研究所之後校友依舊不修邊幅,更屌的是每天騎單程一個小時的腳踏車(前面有籃子,附送鈴鐺的淑女車)去學校,彷彿少年台灣阿誠。「就連流氓博士在你這個年紀也都是騎機車的啊校友!」我擔心他與腳踏車難以融入秋天初涼的落葉之中。「你就別這麼辛苦,我買台機車給你吧。」校友的媽幾乎哭出來地求他,但是校友很堅持。

「既健身又環保!」紀政跟著跑,郝龍彬愛你。

然而就在剩下半年就要畢業的緊要關頭,校友覺得所學好無意義,決定休學。此話一出,讓一群考上或考不上研究所的同學再次亂了心,紛紛勸不,不要衝動,忍個半年你就出頭天了。但是校友仍然持續一貫干你屁事酷到天荒地老的風格,休學與入學一樣乾脆,然後整天窩在大學裡準備考一堆莫名其妙的神鬼認證,決定當個爪哇(還是)工程師。

每當我想起現在的校友,獨自一人蜷縮在狹小的研究室隔間裡猛啃爪哇的背影,總是忍不住為他掉幾顆橘子。

然而這些都不是讓我最訝異的。話說來到紐西蘭混熟了之後,決定召集台灣的酒肉朋友來環島自助遊。大夥兒在我一拍胸脯「英文看我的」保證之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被騙來,校友極不起眼地混在眾人之中。朋友沈醉在純淨紐西蘭的兩百萬頭乳牛的純淨大便之餘,免不了開始考試。「嬰兒車怎麼說?」「電熱茶壺是什麼?」「雉雞?」「鐘乳石?」「生理食鹽水?」。我忍著指責他們不人道踢館的衝動,轉過身偷偷地按翻譯機。

那年大約在冬季,某夜星空真美好,我們發著抖在Queenstown壓馬路,可是又有人天殺地問了一句「麻雀英文怎麼講?」。

「Sparrow。」就在我拿出相機三角架準備打人的時候,校友終於出手了。幾枚枯葉飄下,死寂。接著女生驚呼好厲害,男生羞愧挫青塞。校友顯然相當滿意大家大感動的「你怎麼知道」,哼哼兩聲「沒什麼,打打電動自然就知道。」。

「亂講,打電動怎麼會知道。」一個女生眼睛閃著光,說明至此才發現有校友這個團員。

眾人無知,玩紅色警戒竟可以學到麻雀飛彈。大天使、復甦術、驅魔、邪靈,校友又「很隨便」地講了幾個除了去梵諦岡當神父之外,一輩子也用不到的「專業英文」,甚至連CPR與HIV的原文都說得出來,渾沌理論與風洞實驗也not a problem。眾人拜服。從此天下平,再也沒人圍著我猛問什麼玩意的英文是什麼,校友的名號直接升級為「校長」,當活字典直到行程結束。

校友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知道會吃到什麼口味。身高算什麼,黃任中也跟你差不多高啊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