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i:剛剛XXXXX說他要一直開會到六點,看大家六點有沒有空?至少集合開個會,把小組長選出來。

既然大家那麼有緣分到一組,我說個小故事來給大家笑一下:早上OOOOO講到每一組要有人招呼同伴,掌握人數的時候,我就回憶起當兵的可怕經驗。

剛下部隊的新進弟兄們(翻譯:"菜鳥們"),要學掌握人數。三餐集合外加早晚點名,如果同車同排的人有不能集合的,菜鳥們都要事先知道。然後開始跟值星官回報:"三么車,一員排長隨連長洽公,兩員衛哨,一員返台休假。三兩車,兩員衛哨,兩員返台。三三車,……"

要是缺了一個人,該菜鳥就要"上窮碧落下黃泉"的跑遍整個營區,把那個缺的人找出來,此時其他人在集合場發呆等候。我最高紀錄是整個排十幾個人全部都不見了,只剩我跟另一個沒有幾天就要退伍的傢伙。我就一個一個人報出來, 報到最後值星排長都在偷笑....

待了一年之後,我也昇了一兵了,後來也掛階下士了,同一排也有新的菜鳥來了,我心想:總算換人倒楣了吧?第一次我同排的菜鳥報錯,我就知道我大錯特錯了。"pachinko都不會教!" "剛剛破冬就開始會擺老了!" "你們士官拿那麼多錢,只會混吃等死喔?" 別排的士官學長跟資深的阿兵哥的批評,毫不留情的飛過來,當然出聲的人都是那些我不怎麼熟的。在那之後,我反而得比當二兵的時候,更注意掌握人數,然後就這樣持續到退伍。(不過我始終沒有學會怎麼跟一起當兵的人抽煙聊天"打罵幾" :p )

所以今天早上前董事長說的沒錯,做人比做事重要,集合千萬不要遲到。完。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謝謝!


感謝Leo同學回應,我才能寫出第二篇。:D

※ 引述《Leo (老調重彈)》之銘言:
> 你們連長不會是正期的吧
> 正期的很少這麼爛的!

作者 pac (a proper prefix)
標題 Re: 昂貴的經驗
時間 Tue Jun 5 01:17:45 2001

對,沒錯。
他說是士官出身的,在基層當了幾年班長之後再去考軍官,
所以在附近所有中尉連長當中他算年紀最老。

他常常跟我們講:
他從以前自己當士官的時候開始,就覺得帶部隊是要靠士官,而不是靠軍官。
所以他最重用士官,而且也最了解士官心裡面在想甚麼,
士官兵會耍甚麼手段他大概也都耍過,所以我們想要騙他是沒用的!

他的士官生涯當中有一個故事,被拿來「激勵」我們這些士官們的士氣。
他當士官是在成功嶺,遇到了一個很好的連長,是隔壁連的。
那個隔壁連的好連長,常常在打掃的時候親自帶隊打掃,對廁所乾淨的要求很嚴,
看到有自己不打掃而只叫阿兵哥掃的士官,就會上前去把那個士官罵一頓,
接著「自己拿菜瓜布去刷小便斗」。
後來我們連長跟那位隔壁連的好連長閒聊到這件事,好連長就告訴他「當一個領導者一定要帶頭做,下面才會服」一類的話;
又鼓勵他去考官校,可以為國家盡更多的心力,所以他被激勵了,後來就努力考上了。

前幾次我們連上弟兄們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還會有人期待真的能看到我們連長拿著菜瓜布刷廁所的樣子,
後來我們終於了解,這只不過是另一個管理階層壓榨基層員工的詭計罷了。
甚至有人大膽的推測,連長真正要我們學的其實是弦外之音,也就是他講大話都不會臉紅的技巧,這是身教重於言教的具體表現。

這個故事給我三個啟示:
1、隔壁連的連長看起來永遠比較順眼,隔壁班的女生看起來永遠比較養眼。
2、會說的人不會做,會做的人不會說。
3、以善意為出發點常常造成無法預料的後果,要鼓勵別人做出重大決定前一定要三思。

--
"To learn,you must suffer。" --Nameless one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有一天,在國中班板上討論到社會上工作的經驗,於是我寫了這樣的文章。

 
我退伍了!




作者 pac (a proper prefix)

標題 Re: 昂貴的經驗

時間 Mon Jun 4 02:24:46 2001





我不知道社會上工作是怎麼樣,不過底下的故事跟你講的有一個共通點:
老闆是重要的,尤其是你要在那家公司待超過半年的時候。

我當兵的時候,連上有一個陸軍官校正期的排長,體格壯碩面容俊俏。
很多人都說,他軍旅生涯最倒霉的事情,就是一下部隊就派到我們連上。
原因很簡單,就是連長爛,在他手下做事兩年學不到帶部隊的本事。

連長出了事都推說是排長錯,背準則考試比不上手下的排長,帶部隊不管是帶人還是帶車都會喊錯口令;
上陪酒KTV 硬拉排長去,喝完了才說沒帶錢,就叫那排長先刷卡八千多塊,說:"以後手頭比較鬆就還。"

有次技測前夕,連長一直罵手下排長班長阿兵哥體能不好,要求大家多加磨練。
他一開始沒搞清楚狀況,以為連長不用測,到了測驗當天卻是營長都下去帶隊拉單槓、跑三千,連長們自然也是心不干情不願的夾著oo上陣。
我們連長他老人家第一關單槓就掛蛋,下來還咕噥說以前肩上有舊傷沒治好。

跑三千的時候,陸官畢業的排長一路帶著全連跑,後來我才知道他原來是陸官田徑隊,參加過大專杯,拿過四百接力金牌的。
連長在後面喘大氣一直追。(「後面」是全連的後面,不是排長的後面)

在去過營部看過聽過別的連長的言行之前,我本來還以為基層連隊的連長大概都這樣;後來才發現其實同營的其他連長,都沒這麼爛的。
在某一次師部上級長官的督導之前,我還以為全師的每個營上,都有一個連長是這樣爛的吧?
後來才發現,就算跟整個軍團比,我們連長大概還排得上前三名的爛!

那次令人印像深刻的督導是這樣的,連長在連上,前述的陸官畢業排長是值星官,
被督導的項目是彈庫,彈庫的負責人放假,我是代理人。
(幾天之後,彈庫負責人竟然因為一棟祖傳的房子在921倒了,而提前退伍,我差點就這樣硬生生的順利補上彈庫的屎缺,差點成為另一段可歌可泣的密辛:~)

督導官的檢查項目很制式,沒有刻意刁鑽,人呢,看起來也挺親切,大家就陪著督導官走走看看,連長看沒甚麼要事,就跑回去連長室接電話了,這時候長官開口了:
"值星官是正期還官預啊?"

"報告長官,是正期!(很驕傲的)"

"那這樣說來才下部隊不久嘛。。。。"(註:如果任職滿一年沒出事就升中尉, 他還是少尉)

"是,今年十一月才滿一年。"

"在你們連長手下做事。。。。"

長官抬起頭看看遠方連長的背影,又轉向排長:"很辛苦吧?"

這時候排長除了苦笑還能怎麼辦呢?
難道要跟長官抱怨說他常被連長凹,有時候連軍官的考試都要罩連長嗎?
不,這樣做並沒有甚麼用,而且對於受過完整的職業軍人基礎教育,從國中就開始讀軍校的他,
字典裡面是找不到complain這個字的, 因為他沒有買英文的字典!(好冷)

"還好,不會特別辛苦。"

"嘿,何必講假話,你們連長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了。"

長官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算了,那你還有五六年?"

"還要當八年。"

"嗯,接下來幾年應該就不會碰到這樣的連長了,我祝你好運。"

督導官拍了拍排長的肩膀,給了排長一個半鼓勵半嘲弄的笑,轉身上了得利卡,走了。
留下一個心中百感交集的少尉排長,一個人看著夕陽,發了半天呆。

 

pachi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